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十五章 命悬一线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笔下文学【 www.BIXIABOOK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噌”的一声,王诩从紫檀木太师椅上弹了起来,顺手抓住了椅背,把太师椅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里,然后,深吸了口气,朝着坐在地上的所有人吼道:“都快站起来,要命的又来了,得逃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桑古不愧是队伍里面体能最好的人,只过了几分钟时间,他就已经恢复了一半的体力了,“难道还有人皮幡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王诩上前一步,从地上拉起了靠墙坐着的沃伦,用自己最快的语速、最大的声音喊道:“又有一个机关被启动了,从最上面开始,楼板在一层一层的消失,这下面也不知道有多深,反正,如果我们脚下的楼板消失了,那我们就惨了!”

    王诩还是心善,他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惨死,其实,他本人并不怎么害怕楼板消失这件事儿,他是可以御剑飞行的,即使楼板消失后,这下面真的通向了地心,他也不怕,他是可以驾着飞剑轻松的飞往那里的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可是,其他人就没有王诩的本事了,如果他们摔下去,那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再加上如今王诩的道行较浅,即使他想用飞剑带着众人逃生,也是做不到的,他过去试过的,他的飞剑只能撑得住他自己一人飞行,即使多穿套重甲,那飞剑也都飞不起来了,何况再多一个人呢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,快,快……”王诩一路从队伍的最前面走到了最后面,边走还边扶起那些由于已经精疲力尽而很难站起来的骑士们。

    桑古也跟在王诩旁边帮忙,一起把坐在楼梯台阶上的骑士们给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咔,咔,咔……”的响声由小变大了,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了头顶那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桃木剑周身光芒的照耀下,只见,头上不远处,一阶又一阶的楼板消失在了弧形的墙面上,楼板上的那些积攒了千多年的火山灰,像瀑布一样,索索而下。

    “快呀!”王诩又拿出了几柄发光桃木剑,祭了出去,这几柄桃木剑飞向了旋转阶梯的下方,照亮了队伍下方数十米的道路,“不想死就快跑!”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……”身穿重甲的骑士队伍,在一阵节奏分明的脆响声中,开始向着阶梯的下方快速奔跑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王诩怒骂了一声,他看到,有一名骑士,并没有跟着队伍奔跑,而是留在原地,为那名被人皮幡给切成两半的骑士收尸。

    “你!”王诩几步跑到了他面前,一脚跺在他的胸口上,把他给跺的连滚带爬的摔下了阶梯,还没等他起身,王诩又冲到了他身边,又是一脚,他又接着往下滚,就这么滚了十几次后,王诩才低头对着脚下的他继续骂道:“清醒了吧,白痴!我知道他是你的战友,你的朋友,可是,如果你再这么天真,那么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站起身来的那名骑士,听了王诩的话,也明白自己做了件蠢事,他对着王诩行了一个骑士的礼节,然后,眼眶含泪的最后看了一眼远处那被切成了两半的战友尸体,猛然转身,跑入了队伍中。

    王诩跑在队伍的最后,他时而回头看着上面那不断消失的楼板,时而看着身前快速移动的队伍,时而控制着那几柄为队伍照亮前路的桃木剑。

    早就已经因为耗尽精神力而晕倒的丽芙卡,还躺在那面厚厚的水杉木门板上,不过,门板却被队伍里的几名骑士抬着,随着队伍一起向下奔跑。

    沃伦毕竟是一名年老的魔法师,虽然他的精神力相当强大,可是,体力上就完全跟不上大家了,才跑了几步远,就喘了起来,甚至,就快要累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沃伦就快要不行了,本来跑在王诩身旁的桑古,几步就从队伍的最后窜到了最前面,俯身背起了沃伦,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跑了没几分钟,土系高级魔法师桑顿也不行了,体力基本耗尽了,尽管高级剑士唐斯在追求丽芙卡这件事上与桑顿有些矛盾,可两人毕竟都是狮鹫王国的贵族,都有着贵族的信条,那就是,绝不会放弃战友。

    于是,唐斯猛蹿到了桑顿身前,低身把他背了起来,然后,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把头埋在唐斯背后的桑顿,流着眼泪,带着些哭音的在唐斯的耳边低语道:“谢谢你,兄弟!”

    “咔,咔……”的声音越来越大了,说明,楼板消失的位置离队伍越来越近了,也是说,队伍向下跑的速度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“嗖”一声,一坨体积庞大的物体,带着金属撞击之声,从上面落了下来,沿着旋转阶梯中间的空隙,落向了无尽的深渊。

    王诩看出那坨物体是什么了,大家也都看出来了,那坨物体,就是那名被切成两半的骑士的尸体。

    楼板消失的位置,已经到了队伍出发时的位置了,所有人都明白,必须跑的再快点儿了。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……”之声越来越密,骑士们越跑越快,他们脚下的金属战靴与黑曜石楼板摩之间,摩擦出了一片片闪亮的火花。

    终于,“咔,咔……”之声变小了些,骑士们都明白,只有以现在这种速度奔跑下去,大家才能活着。

    队伍一直在跑着,跑了有一个小时了,骑士们都累了,比任何时候都累,可是,他们并没有停下,这种绝望的环境真的逼出了他们的所有潜力。

    渐渐的,背着一个人,跑的有些吃力的桑古,从队伍的最前面落到了最后面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吗,”也在队伍最后的王诩,一边继续奔跑,一边转头看着满头冒汗的桑古,低声劝道:“我背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牛头人桑古的牛脾气来了,他斜眼瞟了一下王诩,冷哼一声,用力的喷了下鼻息,在喷出了一坨肉眼可见的鼻涕后,喘息道:“我还能一直跑!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